wholeness

5-1. 看見自己內在衝突,整合內在、擁抱完整自己。 真正拿回自己的力量!

看見自己內在衝突,整合內在、擁抱完整自己。真正拿回自己的力量!

若邀請你/妳 找一件內心經常糾結或者過往一件放不下的事,浮上心頭的是什麼事呢?有想過內心世界的各種角色活生生被演出來讓自己看見,又是什麼樣的感受呢?

這門課,是企業培訓高階課程的最後兩天,我請課堂學員靜下心來後,幫自己做『事件挑選』,若準備好要看見自己內心世界,便舉手讓我知道,若尚未準備好,請給自己一些時間,若兩天整天的工作坊都沒準備好,也沒有問題,單單陪伴他人對自己也已經是深深的陪伴與認識。

在過程的每一秒,引導者(培訓師)接納一切可能的發生,時時感知『主人翁』(故事擁有者)的狀態,協助他還原他的內心世界,在他可以承受的狀況下,做更多探尋,時而溫暖、涵容,時而穩定如山,時而幽默戲劇,時而嚴厲核對,讓主人翁能如實看見自己並拿回內在力量。這短短的過程,有時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。對主人翁來說需要勇氣面對自己,對引導師來說需要相信每時每刻安排,深度感知主人翁與現場每個人。

原來,我只是渴望媽媽多看我一眼。

現在,我想用自己的力量,支持他人也邀請別人支持我。

Nancy第一個舉起手,她說她三十年來,一直埋怨媽媽,也刻意跟媽媽保持距離,可是每一次拒絕媽媽,內心都很難受。這時,我感受到Nancy的外在更加冷漠與理性,眼神轉換速度變快,呼吸變快,心跟胸口很緊,肩膀變硬。

我們靜靜聽完Nancy的故事,我讓現場保持沈靜,我知道接下來會進入一段內心旅程,盡可能不干擾主人翁的情緒,讓Nancy的內心世界如實呈現。我特意放慢節奏給Nancy一些空間觸碰讓自己不舒服的部分,幾個深呼吸之後,感覺Nancy已經開始放鬆,我跟她說:『等會請妳當我們的導演,告訴我們這些演員,如何演出妳的內心世界,如果妳需要慢下來或者暫停,都是很好的決定,遵從妳內在的聲音即可。』『好,謝謝妳』Nancy說。   (以下節錄重點記錄)

1.事件還原

整個事件中,妳最先看到的是什麼?』我問。

我看到媽媽,面向著她的另一個家庭與工作』Nancy說。

媽媽跟另一個家庭的關係是什麼?』我問

媽媽的另一個家庭用很大的力量向外拉著我的媽媽,媽媽身體向前傾,快站不穩』Nancy說。

媽媽的表情與肢體是什麼樣子?』我問

媽媽感覺是掙扎的、辛苦的,因為身體向前傾,前腳弓箭步但身體超越前腳,後腳仍留在原地』Nancy說。我請Nancy挑了一位學員扮演媽媽(A)以及三位學員扮演媽媽的另一個家庭:另一半(B)和兩個小孩(C, D)。

若另一個家庭代表一些意義,妳想為這個意義賦予什麼樣的解讀』我問。

追求幸福、殘忍』Nancy說。我在另一半(B)身上貼了幸福、殘忍

媽媽跟她工作的關係與樣貌是什麼樣子呢?』我問。

媽媽需要賺錢養家,養她的另一個家庭,也要拿錢給我奶奶。媽媽工作很認真,也很嚴厲。工作將媽媽向另一個方向拉,並指引媽媽更遠的方向。』Nancy說。我請Nancy挑了一位學員扮演媽媽的工作(E)

媽媽的工作代表一些特質,妳覺得是什麼

認真、嚴厲、尊嚴』Nancy說。我在媽媽的工作(E))身上貼了認真、嚴厲、尊嚴。

現在,妳看著媽媽,你看到媽媽什麼特質與壯態?』我問。

掙扎、辛苦』Nancy說。我在媽媽(A)身上貼了掙扎、辛苦。 

這個事件情境最早發生於你幾歲的時候?』我問。

八歲。』Nancy說。

八歲的妳跟媽媽的關係與樣貌是什麼樣子呢?』我問,只見Nancy低頭,數次呼吸與自我覺察。

我很小一隻,像是呼喚著媽媽的關注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聲音好像出不去,又不被看到』Nancy說。

這個八歲的妳和媽媽之間的互動樣貌是什麼樣子?』我問。

她跪著、哭著仰頭看媽媽,一隻手伸手找媽媽,另一手又掐著自己的脖子,不讓自己出聲。媽媽不時會轉頭看,但看不到我,可能是角度,可能是我太矮了。』Nancy說。

為什麼八歲的妳選擇掐住自己的脖子不讓自己出聲?』我問。

我怕失去媽媽的愛,感覺媽媽已經要開始離開我了,若我很乖、很安靜會得到大人的疼愛,從小我也一直被大人稱讚乖巧,這是我那時唯一擁有的,我必須要維持。』Nancy說。我請Nancy選了一位學員擔任八歲的自己(F)

若“八歲的自己”代表一些特質,妳覺得是什麼』我問。

需要關愛、無助、體貼』Nancy說。我在八歲的自己(F)身上貼了求關愛、無助、體貼

當時還有其他面項的自己出現嗎?』我問。

有,我很常默默生氣,生氣媽媽不關愛我,生氣自己不是真正的體貼,生氣自己為什麼要生氣。這個生氣擋在我與媽媽中間,拒絕愛哭又無助的自己,生氣告訴自己要堅強,這個生氣要告訴別人,我有自尊,而且我不懦弱。』Nancy選了一位學員擔任生氣 (G),並在身上貼了 生氣、自尊、堅強。

這整個事件延伸的現在,妳還想為整個畫面添加什麼嗎?』我問。

現在的我。現在的我,努力生活,努力證明我是很好的,我是很值得被看見,值得被愛的,我要讓媽媽看見,當時她不要的女兒,現在活得多好,我還要證明我是個好媽媽,跟她不一樣』Nancy選了一位學員扮演現在的自己 (H),現在的自己 (H)非常高大,而且還掂起腳尖,身上貼了“一定要很努力”、“證明自己”的標籤貼紙。我感覺到Nancy說這段話鏗鏘有力,心卻再度緊了起來。

現在的自己 (H)跟整個畫面的關係是什麼呢?』我問。

完全背向所有角色。』Nancy說。

現在的自己還有和哪些角色或元素互動呢?』我問。

我的家庭和工作。』Nancy說。

我跟我自己組成的家庭成員四目相交,有連結,但我手握得很緊,希望他們不要離開我』Nancy說。請Nancy選了學員扮演自己的先生(I) 和兒子(J),並在先生(I)身上貼 幸福、努力經營。

現在的自己和工作之間的關係樣貌是什麼呢?』我問。

工作拉著我的手走向外,她代表著我的自信、成就、驕傲,同時也是辛苦的』Nancy說。

工作拉妳的力道,一到十分是幾分呢?』我問。

十分,我必須把自己照顧好,要讓大家看到我的存在,我才能驕傲』。目前的工作(K)以十足力道拉著現在的自己 (H)。

最後,我跟Nancy核對,還有需要加的角色或元素嗎?Nancy感受一下自己說:『差不多是這樣。

2.與角色互動

接著,我請Nancy和所有角色靜心、閉眼,請Nancy沈澱,進到自己更深的內心,請所有角色根據角色描述連結內在經驗,活出那個角色在該情境下的心境與身體感受,幫助Nancy。

確定大家沈澱好後,請所有角色開始演出,媽媽的掙扎、媽媽工作與另一個家庭的拉扯、八歲自己的無助與求助、生氣的向外捍衛與拒絕親近八歲自己、現在的自己需要努力證明,緊抓現在的家庭,也被工作強拉著走。

我請Nancy看整個畫面,堅強的Nancy再也忍不住的讓淚水潰堤,『每一個我都好累喔,我讓很需要被關愛的自己躲在陰暗之處孤立無援,我現在的驕傲與工作成就只是我用來掩蓋無助的自己,以及反抗媽媽的方式。而我看見媽媽其實也很無助,甚至比我更無奈、更沒有支持。她有在找我,只是都被我切斷了,我不滿在我很需要她時,她有另一個家庭,而她確實過得很努力也很辛苦,她也沒有錯』。Nancy停頓了許久,繼續說道:『我希望她幸福』。

我靜靜陪在Nancy身旁,等待著她的每一個瞬間,待她的情緒到一個段落,我說:『妳很勇敢碰觸自己不同部分,現在妳想要跟不同角色說說話嗎?』Nancy點點頭。

妳想先跟誰互動?』我問。

媽媽!』Nancy堅定的說出來。

好,我們走向媽媽』我說。

當我們走向媽媽時,Nancy全身微微發抖,心怦怦跳,淚水再次流下。似乎有一堆話,都卻不知從哪裡開始。

媽媽,請問你現在的身體感受與心情如何?』我問。

『我覺得身體很辛苦,要被兩個力量拉去不同地方,還想回頭看看自己的女兒,可是都看不到,每一次回頭重心都更加不穩,我站在這個位置心很慌,我不知道我要去哪,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心惦記著女兒,對他來說是不是好的。』媽媽流著淚說。Nancy也持續流著淚,淚水更加澎湃,但心鬆了不少。看著Nancy仍無法說話,但似乎想要多跟媽媽親近,我詢問媽媽更多:『如果妳想跟女兒說一句話,妳想說什麼?

『媽媽很愛妳,也一直把妳放在心上,只是我不知道我要怎麼愛妳才是真的對妳好。若有什麼傷害妳的事,我很希望有機會跟妳道歉。』Nancy哭著點點頭,說了謝謝,停頓了一下後,全身再次發抖進入更大的崩潰情緒,我們陪著她,現場保持絕對的安靜,過了幾分鐘之後,Nancy向媽媽說,『對不起,我發現自己好殘忍,我用三十年的反抗做無聲的攻擊,妳愛著我、妳在乎我。我也愛你,只是我也不知道我該怎麼辦。』Nancy邊說,情緒越來越平靜,把壓在心裡的難受都緩緩釋放。

這個對話告了一個段落,我問Nancy妳現在想跟誰互動,『八歲的自己』Nancy回答。

請問八歲的自己,妳現在的心情與身體感受如何?』我問。

『我很無助,我很需要協助,卻沒有人看到我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把自己縮得那麼小,腳很麻,喉嚨很緊,向上求助讓我覺得很卑微。』Nancy流著淚看著她,『對不起,我讓妳那麼無助又卑微

接著,Nancy選了與生氣互動,生氣說:『我擋著“八歲的自己”不讓媽媽發現自己真正的脆弱,我好累,要藏著一件事,然後很殘忍的拒絕與“八歲的自己”連結,可是餘光一直看到她跟我求救,我其實不知道我在做什麼,我為了什麼而擋住彼此』。Nancy點點頭,眼睛變得更加清澈了。

接著,我們走向“現在的自己”,“現在的自己”說:『我很喜歡有能力證明自己的我,可是要一直掂起腳讓自己看起來很強大,我覺得好累,而且也好不穩』。Nancy露出笑容說:『真的辛苦妳了

我接著詢問“現在的自己”:『請問妳跟工作之間的感受如何?

『我覺得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裡,我背後發生一堆事還沒處理完,然後我一手牽著我珍惜的家人,但工作似乎又拉著我到另一個地方去』

我緊接詢問“工作”:『你拉著現在的自己往前走,你的感覺是什麼?

『我覺得很困惑又很累,我是自信、驕傲、成就,我要走出我的一條路,可是怎麼拉都拉不動!』

接著我們走去“先生”,“先生”說『我感覺到對方真心的眼神,不過對方太高有些壓迫感,手也抓得挺緊的,有些壓力』Nancy點點頭,笑著說:『這就是我先生平常在家對我說的話

我跟Nancy核對,還有沒有什麼想說的、想對話的,Nancy表示很滿足。

3.轉化、整合

接下來,我們要進行各部分的資源整合。

我和Nancy說,『我們是自己生命的主人,妳可以調整妳的畫面,創造妳的人生,現在,妳想要從哪裡調整?

Nancy迫不及待的將八歲的自己扶起。我向Nancy詢問,『“八歲的自己原本代表求關愛、無助、體貼,現在妳希望她叫做什麼、代表什麼?

』Nancy清楚的說。

愛的動作與肢體是什麼樣子?

放鬆開心地站著,兩手向外打開

接下來,妳想要調整哪裡?

生氣,我希望他站在“愛”的後面,擁抱著她

生氣本來代表的是,生氣、自尊、堅強,現在你希望他代表什麼含義

照顧、支持

接下來我們走向媽媽。

我希望“愛”牽起媽媽的手,兩個人可以輕鬆地看到彼此的眼睛,媽媽從掙扎、辛苦,轉為關愛與回應。我希望媽媽與他的家庭可以擁抱在一塊,也輕鬆地看到彼此,看到“愛”用眼神祝福她們,而媽媽的工作支持媽媽與她的家庭,並非拉扯

“現在的我”放鬆且開心地站著,並與“愛”牽起手,另一隻手輕鬆地抱著丈夫與孩子。我的工作則是張開雙手為我喝采、支持著我,不必用力拉著我到某個地方去

我跟Nancy核對:『還有其他想調整的部分嗎?』Nancy開心地搖了搖頭。

看著Nancy露出燦爛的笑容,一顆心熱熱的,她表示:『我迫不急待想要做改變,原來解開一切並不困難』。

4.祝福、回歸

最後,邀請所有的角色,以角色的立場說一句祝福的話給到主人翁,擁抱主人翁之後,便把角色完全還給她,並把身上的標籤全部撕掉。

Nancy說,經過這個體驗,她決定好好善待那個渴望愛、無助的小女孩,用愛灌溉自己,對自己慈悲,讓那個小女孩成為愛的來源,並感受到“照顧與支持”原來一直都在我的身旁,只是一直用“生氣”的樣貌存在。當我將卑微、虛弱的自己站好,我是可以串起一切的可能性,我能嘗試更放鬆的經營我的家庭,也不用那麼用力在工作上證明自己,我也可以嘗試和媽媽有平行的互動,我不用躲起來也不用將自己膨脹得很大。

5.結語

每個不同時期、不同特質的自己,都是自己的一部分;此外,藉由我們的視角所看見、解讀的他人,也是內在自我的一部分。我們看不見我們沒有的。

藉由認知它們,以前覺得朦朧或模糊的部份,就有了清晰的樣貌。

一但認知到我們的一個部分,讓它如實地呈現,我們就可以學習接納它,進一步轉化它,使各個部分產生新的關係、連結,強化彼此良善循環也強化整體運作,使之前矛盾、衝突、耗能的部分有了新的可能。

我們的各部分不只需要被認知和被喚醒,也需要我們去滋潤及運用它們,我們越能認知自己的資源,就能有創造性地運用我們的能量。

從這個過程中,學員們發現,被貼上好的或壞的標籤,都是我們的一部分,都是資源,也都是能夠被轉化,成為成長的能量。

內在整合小練習

若覺察到自己的生活經常有一個事件或一個情境困擾自己,就可以做這個練習,協助自己轉化看看:

1.找尋一個讓自己糾結的事件

2.嘗試盡可能的列出在這個情境中不同的自己,也列出這事件的其他人(若沒有則可以不列)

3.嘗試勾勒出,不同角色之間的關係,像是高低、大小、彼此的臉朝向哪、跪著、指責、拒絕等,能畫就嘗試畫出來。

4.理想中,妳/你的畫面是什麼呢?你希望各部分的自己之間有什麼關係能讓你最舒服。(像是,誰站起來、誰放鬆、誰跟誰牽起手、誰支持誰、誰保護誰的等)

5.採取行動,從自己本人可以調整的部分開始著手,為自己規劃一~三個行動。

好好體驗,我們真的可以是自己人生故事的導演,我們每個人都是有力量的行動者,可以成為自己的升級版並影響給他人與世界。

延伸閱讀~ 繼續陪伴你/妳發光

6-1. 看見自己的壓力姿態,找回智慧平衡的自己!

6-2.看見自己內在冰山奧秘,重新創造有力量的自己!

7-1. 允許每個部分的自己都站出來,就能活出整體自己的偉大與獨特!擁抱自己的陰影,成就自己的完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