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關係

5-2. 每一段關係都是禮物,裡面指引了『我是誰』,以及『我要成為誰』!

每一段關係都是禮物,裡面指引了『我是誰』,以及『我要成為誰』

每個遇見的人,都是對的人。

我們遇見的每一個人,或者我們所面對的情境,與我們之間形成一段又一段的關係。藉由不同的關係,我們才有辦法辨識出我們是誰,在充分覺察與意識下,進一步,我們可以向內心探尋,在這段關係中,我要帶我自己去哪?我要創造什麼?我要為這段關係帶來什麼更有價值的元素?讓這段關係更服務於自己、服務於對方,甚至世界?

我喜歡的人、我愛上的人、讓我上癮的人,帶給我滿滿的禮物!

吸引我們的人,指引了我們需要的是什麼,不論物質上或非物質,當我們越『缺』,對方對我們的吸力越大,我們也越卑微。當我們能有意識覺察什麼吸引了我,便能看清,這分毫不差的指引了我們成為自己升級版的方向,我們就能拿回自己的力量,創造想要的自己。

Alice剛離婚一年多,在新的工作崗位上遇見一位男子Vincent的追求,兩人相處愉快、發展快速,經過兩個月的交往,Vincent將Alice帶回家,然而Vincent的母親非常反對自己兒子與離過婚的女人交往,Vincent便將Alice退回朋友關係,Vincent對Alice刻意保持距離也表明自己跟她已無可能,但又會不時傳曖昧訊息給Alice,讓Alice痛苦又心亂。

Alice來找我,一方面帶著離婚的傷痕,覺得自己不被愛,另一方面,新戀情再次重挫,使得自己舊傷疤又再次撕裂開來。Alice痛苦的說:『我還是很喜歡他,雖然全部身旁的同事與朋友都極為反對,我現在都不敢在她們面前說我真實的心情,我很無助。他經過的地方,不知為何,我都捕捉得到,就像他的頭上有一盞燈,會發著光,我很蠢吧。我知道我們之間已無可能,我覺得自己很低賤,我真的很討厭喜歡他的自己,可是我沒辦法。』

我們經過幾次探尋,試著找到對方吸引Alice的核心元素,一開始Alice沒辦法說得出來,就是喜歡而已,隨著一次次碰觸自己,有天一早我接到Alice的電話,她雀躍大笑的跟我分享:『是吃飯!對!他一個人自在地吃飯吸引了我!』這宛如核心按鈕被啟動,故事脈落開始轉向

Alice發現,對方可以一個人做很多事,吃飯、看電影、跟陌生人聊天,這形成一種氣場,一種自信的氣場,事實上,就是Alice內心想要的自己,她沒辦法一個人吃飯、一個人看電影,會覺得被丟棄,更遑論一個人探索陌生世界。接著,除了療癒Alice心中的傷口外,我邀請Alice設計一系列的『一個人旅程』,從她最想要嘗試的部分開始,她選擇泡澡、按摩,接著報名自己想學的才藝、運動,一切慢慢來,只要持續嚐試就可以,經過半年多的練習,有一天她驚喜的跟我說:『我發現Vincent只是普通人耶,好奇怪,他的光環怎麼不見了』。旁人看到Alice所散發出的光彩也明顯不同。

現在Alice能自在舒服的跟Vincent互動,當個工作夥伴,一樣可以欣賞他但已經不會上癮,也可以如兄弟般虧他的弱項,不再需要因對方的一句話、一個眼神而影響自己一整天。

吸引我們的元素,往往正是我們當下所需,只是有時候我們看不懂,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沈澱。當我們覺察到核心元素後,就能回過頭來活出自己想要的樣貌,自己的力量拿回來越多,我們越能在與對方的關係中保有彈性、穩定、自信、放鬆,不會給彼此帶來負擔或壓迫。有沒有緣份在一塊,或者以什麼樣的緣分互動,都是美好的相遇,因為對方給我們的生命禮物,我們已經收到了。謝謝你/妳。

我討厭的人、我鄙視的人,他們其實都是我的老師!

那些我們討厭的人、鄙視的人,其實是我們(潛意識或顯意識)壓抑、控制的部分。我們會被壓抑的東西所控制,會被接納的部分賦予能量。

Amber 是一位高績效的企業經理人,非常努力、認真,不讓自己浪費一秒鐘,行程永遠是滿滿的,邏輯清晰、目標明確,她最討厭速度慢又笨的員工,覺得在浪費大家的時間。跟她親近的員工、朋友和家人也承擔不少壓力,但也都能相處著。某一天,公司來了另一位管理階層的夥伴Michelle, 從公司其他組織調過來,Michelle總是笑笑的,也盡量不加班,沒有很追求績效但都能達標。

Amber 看著Michelle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,覺得Michelle只不過憑著外貌與好人緣,都是僥倖,同時又覺得自己的心理狀態很不成熟、不專業,就一直放在心裡。直到某一天,她覺得心裡實在很不舒服,但又不能或不應該跟任何人說,就跟我預約時間,想好好訴苦一番,也想知道她自己到底怎麼了。

聽著Amber的心路歷程,陪伴著她,讓她把想說的話都說出來。我向她探詢:『Michelle身上的什麼讓妳覺得最不舒服?』,我們用了不同角度與方式碰觸Amber的內在,後來Amber緩緩地說出,『她的懶散。我想,我很嫉妒她可以慢慢的、優雅的就把事情處理好,可是我必須那麼努力、拼命、顧人怨,才能把目標完成。』Amber停了停,眼淚緩緩流出的說:『從小我的父親就教導我、鞭策我,說人要成功就要很努力,不努力的小孩不是我們家的小孩。我父親又對我寄與厚望,我其實很累,可是一直努力的我才能造就我今天的成就,我也很驕傲。Michelle的出現,提醒我是個白痴,所以我內心有部分是希望她跌個狗吃屎,我知道我很惡劣』

我再次向Amber探尋:『Amber妳的努力讓妳的人生很有成就也很驕傲,我想要邀請妳看看人生另一種可能性,妳願意跟我一塊做個體驗嗎?』Amber點點頭。『從小到大什麼時候的妳不需要努力做一件事就能做得很好、很開心的?』我問。Amber想了許久,之後眼睛漸漸亮起來的說:『小學四年級的田徑比賽訓練。當時對大家來說很辛苦很有壓力,可是我好喜歡在場上盡情奔跑、衝刺,那是一種極度的放鬆,老師也跟我說,我跑起來的姿態好像是騎著單車的選手,很協調、很優雅』。說完的Amber沈浸在那樣的舒服與自信中。『從這個經驗再套回現在跟Michelle的情境裡,妳看到什麼?』我問。『我看到我長期只會用努力模式工作、去達到我想要的目標,排除了不努力與輕鬆的可能性,其實我也可以藉由放鬆達到不錯的效果。我現在很想多跟Michelle請教,看她怎麼做的。』Amber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我們討厭的人身上的核心元素,很可能就是我們壓抑自我的地方,我們無法從我們壓抑的地方獲取力量,只能從了解我們壓抑的是什麼,我們為何壓抑,才有可能將它們接納進到我們的生命,讓它有機會創造我們的生命旅程。

小提醒:這個概念不是要我們喜歡每個人,而是,藉由瞭解我們討厭的是什麼,解開我們自我壓抑的部分,當我們接納的自我部分越多,我們就能平靜且如實的看見對方,不再需要因為他人的行為而過度影響自己,同時提供給自己更多可能性,就如同文中主角Amber可以喜歡自己的努力模式,也能適度運用輕鬆模式。

緊密關係,照見恐懼、脆弱,那些以為痊癒卻故意忽視的潰瘍!

我們在肉體上、個性互補上、靈性需求上、內在的陰性和陽性力量上,希望藉由與他人的緊密結合達到完整、喜悅、幸福,不再孤單。這些感受確實能讓我們在親密關係中體驗到,然而,這些是外加上來的,當『愛情』稍微退去,一度被『愛情』遮蓋的恐懼、脆弱、匱乏將重新浮現,並且感覺更強烈。當我們能如實觸碰自己的恐懼、脆弱與匱乏,真實面對自己,我們就能與這些感受共處,擁抱自己的傷口,放下對他人的控制與執著。讓彼此都能在關係裡做回舒服有力量的自己。

Linda是個很有活力又健談的女生,討人喜愛,不乏交往對象,然而,交往了七段戀情,都是不歡而散,Linda發現即使跟不同人交往,碰到的問題很雷同,想知道自己到底哪裡有問題。Linda表示交往前期都很好,但不知為何自己會開始害怕失去對方,前幾段感情會有比較明顯的控制,知道這樣行不通,之後幾段感情控制的方式比較不明顯,但仍能感覺到自己的心容易慌,若對方訊息比較慢回,或注意力沒有像一開始放那麼多在自己身上,就患得患失,漸漸的雙方在關係中就不再那麼享受,爭吵也越來越多。

我們數次向Linda內心探尋,她發現原來這些源頭來自於幼稚園的一段經歷,當時在幼稚園,父母便離異,母親肩負起賺錢養家與照顧孩子的全責。母親經常晚下班,小Linda感覺到夜色漸漸暗去,一個一個小朋友都被父母家人接走了,自己會不會有人來接都是未知數,一個小小的背影委屈的縮在幼稚園的玄關坐著,有時幼稚園老師會說:『妳媽媽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接妳?她今天出門前有跟妳說嗎?』這時候小Linda又縮得更小了。有時實在聯絡不到媽媽,可能會先放到老師家、親戚家或警察局。孤立無援、被遺棄的感受成為種子放在小Linda心裏。

說到這段經歷,Linda崩潰的哭泣。接著,邀請Linda擁抱那孤立無援的小Linda,也跟當時的小Linda對話,只是短短的擁抱,就能看見Linda臉上線條變得柔和。進一步,也向當時時空的爸爸媽媽對話,說出當時小Linda沒說出口的害怕、埋怨、感謝。Linda感覺到自己內在進行和解與整合。

之後,當Linda在交往關係中又感到害怕、患得患失,她知道這是小Linda出來了,她能溫柔地擁抱小Linda,不再需要將自己的恐懼轉成控制或攻擊給到另一半,當Linda真實的面對自己也適時的向另一半求助,雙方的關係越來越好,也促使彼此都開始練習先聆聽自己內在的狀態與需求,再好好與另一半溝通交流。

給親愛的妳/

『你不在是世界之內,是世界在你之內』——吠陀 (the Vedas)

每一段關係都是一面鏡子,照見我們想要的部分、壓抑的部分、曾有傷口的部分、未接納的部分、未整合到生命的部分。藉由這一面面鏡子更看懂自己,我們便能時時向自己叩問,我們現在想成為誰,我們如何為自己創造。在關係裡,有無數的機會,能時時覺察並且時時創造。拿回自己的力量,成為自己生命故事的主人。

每一段關係,讓我們向自己扣問『我是誰』以及『我要成為誰』,並且輕輕的推敲,若我是『愛』,我現在會為自己與對方做什麼?

延伸閱讀~ 陪伴你/妳持續發光

5-1. 看見自己的內在衝突,整合內在資源、擁抱完整的自己。 (我要創造什麼樣的內在關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