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re

10-1. 我們已經抵達終點! 我們只能『在』這裡,無法『去』到那裡。

我們已經抵達終點!我們只能『在』這裡,無法『去』到那裡。宇宙的祕密!

每個人,此時就是大師!

全然沈浸當下,享受一切,我們就能創造豐盛的完整,活出此時此刻。

十歲的畫作有童趣、有幻想、無所畏懼、毫無框架;二十歲的畫作有對世界的嚮往、有對生命的困惑、有多彩亦有糾結;六十歲的畫作有純熟的技法、細膩的筆觸、人生的閱歷、天地的謙卑。

若十歲的我們,被迫學習六十歲大師技法,向未來學習,則失去了最珍貴的十歲畫作靈魂,也可能因此失去熱情與創造源頭;若六十歲的大師,想要模仿十歲的畫作,可能模仿得唯妙唯肖,但童稚視角的精髓卻難以到位。每個人都是獨特,每個人的每個階段也無法複製,我們只能珍惜當下並活出來。

學習技法、掌握基礎、不斷練習當然重要,而關鍵的是,這些都只是資源、材料之一,而不是干擾和批判自我的來源,那將剔去最有價值的內在自己。

我們可以選擇在那個當下,就是大師!若我是大師,我要怎樣在此時此刻活出我的大師版本。

讓自己沈浸在『大師狀態』,去感受我是自己的大師我會做什麼。

當我活出店長狀態,竟意外突破升遷關卡並被高薪挖角!

Berlinda已擔任中階管理者一段時間,一直希望能往上升遷,但每次有店長職缺都不是Berlinda被提名,讓她備感挫折,詢問直屬主管或其他資深同仁建議後,Berlinda便努力嘗試修改跟進步,過了一段時間Berlinda覺得好累而且很容易過度在意別人的評價,自己的狀態、心情起伏變大。

因緣際會,我們開展了幾次會談,首先,我們花了一點時間探索,她想要擔任店長最核心的原因,以及最終她想帶給店裡的是什麼,她說:『希望讓每個店裡夥伴都能發揮所長、達成自我實現,並共同完成亮眼業績』。接下來幾個月,我邀請她帶著她的願景工作,並用店長的思維處理她手邊的事以及每天的待人接物,每天都寫日記以記錄『店長的每一天』,之後,我們共同回顧她的處理方式,以校對Berlinda能時時活出她的店長狀態。

這樣的練習才過了六個月,所有的人都發現Berlinda非常不一樣,更沈穩、有自信、更柔和、更有智慧,有一種說不出的光彩。她後來跟我分享,當她活出店長狀態後,她好像已經沒那麼在乎當不當店長,有很好,沒有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。新的店預計要開,Berlinda就在考慮的名單內,同時,Berlinda還有在外進修管理課程,偶然被其他公司的人資聽到,她待人接物的思維與成熟度,然而她還只是一位中階主管,便願意花三倍的薪資挖角她,認為她是是高潛力的領導者。

當我們的心境與狀態(Being)已經『在』這裡,看得到的外在樣態與物質便會跟上來。

然而最大的挑戰是,我們要成為什麼,以及時時覺察我們『在』這樣的狀態程度多少。

當我放棄去到那裡,我居然已經在這裡!

準備專業教練考試帶給我的人生啟發!

接下來的故事,是我自己的深刻體悟。當我放棄去到那裡,我才能在終點與自己擁抱。

專業教練的職能要求,需要全身心傾聽對方,將自己當作一面鏡子,啟發對方覺察自己,並思索自己真正想要以及適合自己的行動方案。這時教練本身的穩定度、空無性要高,才能涵容所有一切,不給答案不給建議沒有立場,相信對方看懂自己而答案就會出現,教練只做傾聽跟精準提問。

私下練習或者在企業內培訓做示範時,效果不錯,據資深教練分析,有多次已達通過國際證照的程度;然而,每次知道這次教練會談將送交國際教練聯盟(ICF)考核,我的狀態就會極差,幾乎退化到剛接觸教練技能不到一個月的我(當時我已經學教練三年,也做大量靜心功課),事後資深教練幫我檢討,提醒每個技法與需要注意的地方,我跟她說:『我知道妳說的每一句話』。『我知道妳的功力絕對不是這樣,真正卡住妳的是什麼?』她問。我們兩個沈默快一分鐘,我的眼淚緩緩流下,我說:『我好想成為專業教練、專業助人者,我需要拿到證照,盡快走上這條路。』停了停,我無助繼續說:『當我越努力、越用力,我可以感覺到它離我更遠』。這段談話結束後,我沉思了兩天。

我覺察自己的思維,“我要先考到證照我才是專業的,我才真正有資格助人”,所以在考試當下的我,已經被自己否認了,“我現在還不是夠有資格的教練”,所以不知覺越來越用力,穩定度、空無性都不見,所謂的聆聽也只能聽到非常表面,提問當然做不到精準。

我沈澱完後,告訴自己,能否拿到外在的國際教練證照認可,不是我能控制,更不是我的事;我要專注於,時時與自己的穩定、空無、慈悲、愛連結在一塊,珍惜每一秒陪伴對方的時刻,那麼,這樣的我在自己的心中就是專業教練。我要活出我的教練狀態。

經過幾次練習,一個星期後再次面對考試到來,這次讓我考試的客戶是一位55歲的董事長,帶著真實困難到我面前,我跟自己說,不論我的經歷、年紀,我只要用最純的心不斷向內連結,並全然承接對方即可。完成考試需要在30分鐘左右,探詢對方內在目標、找到各種可能方法,最後完成行動方案;同時需要達到十多項職能要求,並且不能有任何建議、指引以干擾客戶真正的內在力量。

這場對話過程中,看到客戶將他原本艱辛扛在肩上的議題,看到內在盲點突破它,然後渾身能量大增,迫不急待採取行動。最終對方眼神閃耀著星光,露出一抹微笑。我知道過程中每秒都活出自己的教練狀態。

再請資深教練幫我檢討時,她表示,這會談已經能通過國際教練證照的標準。而後送交ICF審核,通過層層申請,獲得證書,為這四年來的旅程送上美好的祝福。

我做的,只有放棄『到』那裡的執著,然後讓自己已經『在』這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