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lf-creation

7-2. 看見自己的故事假設,擁抱、療癒、重新創造它!

看見自己的故事假設,擁抱、療癒、重新創造它!沒錯,我有故事,但我非故事。

看見自己內在故事劇本的重要性

故事消耗我們的能量,令人疲憊不堪,也讓我們感到空虛、無望。我們就活在故事裡,不斷進行重複的習慣、重複的虐待行為,而且不斷播放乏味、令人生厭的內在對話』~ Debbie Ford。

我們需要看見是什麼自我內在故事劇本,操作著自己的人生,當我們看懂這套劇本,我們可以接納它後,反思我們可以怎麼舒服的調整它。

Emily,排行老么,家中共三個孩子,哥哥與姊姊從小個性鮮明,會為自己爭取想要的玩具與吃的東西,Emily性格本身偏向聽話、安靜,看起來沒有什麼特殊需求,父母的注意力便較多放在老大老二身上,當Emily偶而有需求提出時,看起來像很輕微的表達(跟哥哥姊姊比較起來),但對Emily來說已經是鼓起勇氣,一兩次被忽略,雖然失落還是說服自己沒關係,淡化自己的需求。當乖巧的Emily在學校獲得好成績,父母便會誇讚Emily,此時她感覺受到了重視與關注。

小小的Emily漸漸形成一種自我設定,自己本身不會受到重視、不被愛,唯有自己努力成為好學生、成功的人,才會得到喜愛。這樣的設定,讓Emily在工作上、婚姻關係非常努力於滿足他人的需求與期待,有些亮眼的成就,自己非常辛苦,然而,當自己盡一切努力仍得不到想要有的重視與愛,又面臨離婚狀況,覺得自己陷入深淵、一切沒救了,心情極度沮喪。

在我陪伴Emily的過程中,我們次次探尋才找到她的內在故事劇本,“自己不受到重視、不被愛,唯有自己努力滿足他人期望,才會得到愛”,Emily恍然大悟,原來她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在滿足這個故事主軸。接著,我們用現在的成人視角去看Emily過往童年,Emily發現,父母不是不愛小Emily,是父母沒有察覺到小Emily表達方式後面的需求,並且用小Emily希望的方式回應,而撇開學業成績,也可以找到很多父母愛著Emily的具體行為。並且,我們回顧Emily在工作上、人際上、(各段)感情上,有沒有什麼實例是,自己沒有盡一切努力就得到愛的經驗,Emily發現自己身旁有一群知心好友、幾個相處融洽彼此幫忙的工作夥伴、還有過往的情人也真心擔心Emily現在的身體狀況。Emily突然感知到,原來自己身旁有那麼多愛。這些發現讓Emily開始有能量調整狀態。

我們需要看見是什麼隱形故事主軸默默引領我們的人生,特別是在我們狀態不好時佔據心頭,當我們看見它,我們可以擁抱那個曾經受傷的自己,安撫他們溫暖他們,跟他們說:『我看到你了,你是我的一部分,我接納你』,並且記起,故事發展有很多種可能,我們是有選擇的。如同Emily的故事,她可以開始看見很多地方都有不同形式的愛,也確實收到很多祝福與支持,只是之前忽略,內心期待特定人用特定的方式給愛,同時,她也可以接納有時我們不見得能用對方需要的方式給愛與收愛,對方也不見得有能量給予我們當下需要的愛,但這些並不代表我們不值得被愛。就如同Debbie Ford所說:『沒錯,我有故事,但我非故事!』

體驗自己的故事,並重新擴充

當我們發現自己內心狀態變差,似乎有一個卡關無法過,自己不斷想掙脫卻又回過頭來被自己纏住,那我們很適合花一個小時的時間給自己完成下面練習,來看看自己的隱藏故事劇本是什麼。

一、盡情書寫故事

寫出自己的故事,徹底坦白自己的失敗、失落、失望、委屈、懊悔,以及自己真正想要的。寫出住在故事的自己的想法、感受。寫出最“可憐”的自己、埋怨一切都可以。想到什麼寫什麼,自由書寫,寫越多越好,讓自己的情感自由流動,給自己一個空間抒發一切。

有很多學員邊寫邊哭,寫完學員都表示很過癮,並從中得到很多發現,是很療癒的自我過程。

二、發現核心假設

用第三人的方式重新觀看自己的故事,看看對自己有什麼新發現?

探尋一下,這個故事主角,故事的核心假設是什麼?  (像是我不被愛、我很可憐、我不值得等等)

覺察自己怎麼與自己相處、怎麼對待自己?

覺察過往自己默默為自己決定了什麼?

三、看見自己擁有選擇權

跟自己溫柔的說,我看見自己的故事假設,你是我的一部分;找尋跟故事假設不一樣的事實,至少三種以上,看見自己的故事其實有很多種可能;現在,告訴自己,自己有選擇權,我可以活出服務自己的版本。

四、療癒自己

嘗試向自己探問以下問題:

『現在應該要發生什麼事,我才能治療這一件事?』

『列出所獲得、所學習到的每一件事』

『經過這個事件,我能對世界做出什麼獨特貢獻?』

祝福大家,能看見自己狀態不佳時的故事假設,並擁抱不同面向的自己,也瞭解我們永遠都有選擇。

延伸閱讀~ 陪伴你/妳持續發光

7-1. 擁抱自己的陰影,成就自己的完整!允許每個部分的自己都站出來,就能活出整體自己的偉大與獨特!

參考書籍:Debbie Ford,陰影,也是一種力量:化內在陰影為生命動力的﹝榮格陰影進化論﹞,2005,人本自然 出版。

後記:
2020, 5,我在綠島流浪了一個半月,遇見一位來自泰雅族的23歲女孩 JJ,燦爛的笑容,純真無畏的眼神,自在有愛的靈魂,使我們很快拉近距離。
我向她詢問如何在靈性的高度上同時擁有物質界的豐盛?
(這個問題動機是來自於,觀察到不少有靈魂的藝術家、宗教家、哲學家等,在物質層面看起來匱乏;而過於著重物質的人們,可能也正在體驗心靈上的窮困)
JJ 感受了幾秒說:『這個地球的資源本來就過剩,萬物豐盛,人類又常大量生產又丟棄』說完,又露出燦爛的笑容。此刻回想仍覺得餘音環繞,JJ 的心靈是如此的富足,擁有這樣的內在故事脈落,對於世界充滿自在、光彩,無須爭奪、無須恐懼,只需要享受、只需要感謝,彷彿匱乏根本就是多餘的字詞。我相信這樣的思維與信念,能伴隨著JJ 用自由自在的喜悅體驗此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