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oleness

6-2. 看見自己內在冰山奧秘,創造有力量的自己!

看見自己內在冰山奧秘,重新創造有力量的自己!

『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如何應對才是問題』~薩提爾

薩提爾女士致力於整合一個人的內在經驗,將不同(矛盾)部分的內在如實呈現,並進行轉化達到平衡,讓個體有能量做出適合自己的選擇與行動。 

(延伸閱讀:6-3. Satir model 的理論與目標 )

六層冰山

自我的核心是內在經驗的泉源,薩提爾發現,可分為六個層次。離內在自我最近的是渴望,再來是期待、觀點、感受、應對姿態,最遠是行為。

1.渴望 (最底層)

渴望這個層次,是每個人都想要被愛、愛人、被接納、被認同、有價值、有意義、自由,這是所有人類共通的。

在我們成長過程裡,渴望的滿足與未滿足,對我們如何發展、如何處理感受、如何與壓力共存有著重大的影響。假如一個孩子的渴望被滿足,這個人便有機會發展出高自我價值且一致的存在方式、應對壓力情境的健康模式,以及愛自己與愛別人的能力。

然而,已身為成人的我們,仍能藉由覺知到自己的內心渴望直接補足與調整,像是先認同自己所做的努力、嘗試接納不同面向的自己、認識自己然後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愛自己等。

2.期待

期待這個層次是指,自己對自己的、自己對他人的、他人對自己的期待。這些期待是來自想要滿足渴望的具體方法,舉例而言,我渴望被認可,所以當別人有,那我也要有,就形成自己對他人的期待。

當未被滿足的渴望越強,期待強度就會增加,若這個期待沒有達到,會形成內心巨大受挫。若我們可以協助自己辨別這個期待是來自於什麼樣的渴望,我們便能適當地放下過重不合理、不可控的期待。

3.觀點

觀點這個層次是指,假設、信念、想法、價值觀、世界觀等,我們的觀點從自身的體驗與當下有限的資訊形成之。

當童年在有限的資訊下形成某個觀點,無意識的帶著它長大成人,若過於僵化,可能會使真正的自我受限。舉例而言,一位客戶Ada表示,她從小父親離世,母親一個人養活全家四兄妹,身為老么的她很早就學會“安靜、乖巧”以免帶給整個家困擾,『一定要服從才是對大家最好的』成為她的觀點,到了職場上無法爭取自己想要的機會,壓低自己的才能。

我們可以覺察自己僵化的觀點來自於哪裡,像是『我一定』、『我應該』、『我不應該』等,適時的鬆動,讓被壓抑的內在能量能夠釋放,像是前面Ada的例子,經過調整,她可以選擇服從、也可以選擇自己舒服的不服從方式『分享、行銷自己』,她的生命就有更多可能性,也更自在。

4.感受

內心的渴望、期待、挾帶的觀點等,都會形成感受、心情,像是開心、幸福、悲傷、憤怒等。這也是為什麼同一件事,每個人經由“內在三稜鏡”折射之後,產生的感受會大相徑庭。

5.應對姿態

應對姿態也是防衛、求生存機轉,在壓力下會呈現四種樣態,指責(忽視對方)、討好(忽視自己)、超理智(忽視自己與對方,只在乎情境)、打岔(忽視自己、對方與情境),這四種應對姿態長時間運作下來對當事人來說並不舒服,當我們看見自己在壓力下的應對姿態是什麼樣貌,我們就能適時調整成關注自己、對方、情境,促成三者的平衡。

(延伸閱讀:6-1. 看懂自己在壓力下的應對姿態:看見自己的壓力姿態,找回智慧平衡的自己! )

6.行為

最外在的層次是行為,它是一個人內在世界外顯的結果,行為也是我們自尊的外在表達。

看懂自己的冰山,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行動。實例分享!

1.覺察自己此刻的冰山樣貌

Robert有一天很氣憤,心又亂又急的來找我,想釐清他到底要不要離職。他說,他已經兩年沒有加薪,心裡很不是滋味,非常不滿意主管的做法,覺得主管根本不會看人,沒有針對薪資給予明確的解釋,根本不適任,這幾天一直在思索要不要離職,給主管個難堪。

Robert的期待很明顯是加薪,經由向自己探尋,他認為自己付出一切的努力,就應該要加薪,這個加薪的意義代表著工作本身對公司是有價值,也被老闆認可,同時,Robert打算結婚,薪資的好壞對他來說更意味著他是否為自己心中成功的男人形象,覺得有高薪資才能得到自己與家人的認可。

我們將Robert的狀態整理成下面的冰山樣貌:

2.探尋造成自身糾結之處,看看不一致的地方在哪

Robert內心深處想要的是『被認同』,而行為是指責、氣憤離職,顯然行為與內在需求不一致。試想,當Robert在無意識的狀況下,內在越希望被認同,行為越具有攻擊性、破壞性,兩者將越差越遠。

3.輕敲不同層次冰山的內在指引

我嘗試先關注Robert的心情,同理他的氣憤、不滿,邀請他跟他的氣憤、不滿連結,它們想跟自己說什麼呢?Robert沈澱了一下說:『我覺得很委屈,做了那麼多卻沒人看見』,此刻,Robert與自己更加親近,能量雖然低沈卻穩且深。當我們跟自己內在情緒共處,我們不僅已經覺察到它並且已經在接納它、擁抱它。我們安靜了一陣子。

接著,在觀點上輕敲,Robert的主要觀點是:『努力就應該加薪』,跟Robert核對後得知,對Robert來說加薪是一種回報,那我們繼續探尋:『除了薪資外,你的努力還有其他回報嗎?』Robert發現這兩年來得到的回報不少,包括專業成長、部屬的成長與感謝、業界的認同、工作成就感等。談到這邊,感覺Robert眼睛變亮了,似乎心開了、烏雲退散。

接著,我詢問Robert在過往的人生歷程中或看待其他人的經歷中,有沒有什麼是“努力不會有回報”的狀況?Robert回答:『有』,又想了想說:『不是沒有回報,只是可能轉換形式或者晚了一些到來,需要有耐心』。接著,我向Robert探問,『本來的觀點是努力就應該加薪,現在你想怎麼改寫?』『持續努力可以得到不同形式的回報』Robert回答道。霎那間看到Robert露出一抹舒心的微笑。

接著,我們嘗試輕敲Robert的渴望:『被認同』。

『你怎麼看待自己工作的價值?』、『若沒有旁人,你怎麼認可自己的工作?』『在工作十分艱辛時,是什麼支持著你?』『你真正希望帶給家人的是什麼?』『你做這份工作想帶給自己與世界最大的禮物是什麼?』『這份工作帶給你最大的意義是什麼?』『藉由這份工作,你想達到什麼樣的自己?』

經由這些探尋,Robert發現自己當初做這份工作的熱情與理想,也肯定自己付出的每一分努力,因為過程都很艱辛。在家庭上,雖然賺較多薪資拿回家感覺比較成功,可是自己更嚮往的是在自己的夢想上築夢踏實,也希望跟未婚妻溝通後能支持自己。

當Robert回過頭來認同自己工作上的付出與價值,內心更為穩定且有力量。Robert表示,當看清楚自己為什麼做這件事、這些年來真正堅持的是什麼,外在的加薪、升遷似乎就不再那麼干擾自己,也不需以此判斷自己是否有價值的主要依據,進一步,現在可以比較放鬆的觀察公司的發展前景、公司人事派系爭奪、市場薪資結構、還想在公司學到什麼等。以此,嘗試做出對自己、他人和整個公司較好的行動。此外,當Robert的認同由自己產生,外在依賴降低,他也修改期待,放下不可控的期待,轉向為向自己許願,產生自己對自己合理的期待。

最後,我請Robert整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,他說:『感覺到很平靜、很放鬆』。『你現在想做哪些行動以服務自己,而這個行動對整體情境也是好的?』我問。『我想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在這家公司完成我想達到的階段性夢想,包括想成就的專案以及想學習的專業技能,這段期間可以評估公司薪資是否符合市場,以及那個時候有沒有更適合自己的工作出現』Robert輕快明確地說出。

4.整合過後的冰山樣貌

我們可以如何向內探尋自己的冰山

當我們覺得自己需要很用力、不舒服、怎麼做都覺得怪,表示冰山內有彼此矛盾的力量在拉扯,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回來探尋自己的冰山。每一層的冰山探尋對當事人來說都會有所收穫,不需執著於每一層都要探尋,也沒有優先順序。

冰山層如實觀察自己深度叩問
行為從自己的視角、他人視角、不知情的第三人視角,會看到自己是什麼樣的行為呈現?
應對姿態壓力情境下自己最著重的關注點在哪?
自己、對方、就事論事,還是只想逃離?
感受我真實的感受有哪些?我的感受想跟我說什麼?
我的感受來自於哪裡?
我想要怎麼擁抱我的感受?
我想跟我的感受說一句什麼話?
觀點我拿什麼觀點判斷這件事?
我有這些情緒與狀態,是甚麼觀點支持我?
(ex.觀點為:一定要公平,當環境不公平,會引發我生氣)
若我的觀點只是選項之一,我會看到什麼新的可能?

若我的觀點從『一定』、『應該』轉為『可以』我會有什麼新發現?

若『一定要公平』就是一種不公平,我怎麼重新看待整件事

若我的觀點在某個情境下是錯的,我會有什麼發現?
期待我對自己的期待是什麼?
我對他人的期待是什麼?
我覺得他人對我的期待是什麼?
什麼樣的期待是合理且我能控制的?
什麼樣的期待不合理且是我不能控制的?
我新的期待可以是什麼,讓我更有力量往前走,不需過度苛責自己也不用依賴別人的行為?
渴望整件事我最深層的渴望是什麼?
(被愛、愛人、被接納、被認同、有價值、有意義、自由)
我如何愛自己?
我如何接納自己?
我如何認可自己?
我如何讓我自己做的事本身就已經有價值?什麼對我來說才是真的有意義的?

原點本身就是終點,我們做這件事的當下已經完成目標,不再需要藉由我們滿足外在,然後依賴外在回饋而填滿渴望。
有外在的補給,我們很感恩;
恰巧沒有外在補給,我們很隨緣。

觀察以及探尋完自己後,我們可以在自己的行為上做調整,向自己叩問:

『能真正服務到我,也能服務到他人、情境的行為是什麼?』(若很難平衡,可以思考,什麼行為能真正讓自己舒服、放鬆、自在?)『我如何調整我的應對姿態,同時看見自己、對方與情境?』

祝福各位,看見自己的冰山,整合自己的冰山,活出舒服、自信的自己。

參考資料:Virginia Satir等人,《薩提爾的家族治療模式》,張老師文化,2017年12月33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