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oleness

6-1. 看見自己的壓力應對姿態,找回智慧平衡的自己

看見自己的壓力應對姿態,找回智慧平衡的自己!

Virginia Satir(1916~1988)女士 一生致力於探索人與人之間,以及人類本質上的各種現象,觀察到人碰到壓力狀態而啟動本能求生存時,人類會有四種姿態出現,這些姿態對當事人來說是相當費力與辛苦的,若我們覺察到自身是這些狀態,我們便可以選擇調整自己。

在每一個防衛姿態和不一致的回應後面,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我價值,它作出相同的請求:『我只想被愛』。當外在情境越讓我們覺得(以為)『不被愛』,進入低自我價值,便會無意識觸動我們內在按鈕,呈現防衛姿態:指責、討好、超理智、打岔。

低自我價值高自我價值
我想要被愛我被自己與他人所愛
應對姿態:不一致:
我要讓你感覺愧疚[指責]
我會做每一件事[討好]
我與現實疏離[超理智]
我否認現實[打岔]
應對姿態:一致:
我尊重我們的差異
我做適合的事
我將你和我涵括起來
我接納情境
只是反應(Reactive)有意識地回應(Responsive)
用“應該”與規範 決定做什麼對自己覺察並對每個選擇負責
資料來源:Virginia Satir等人,《薩提爾的家族治療模式》,張老師文化,2017年12月33版,頁28。

四種壓力下的姿態

1.指責

指責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,保護自己,要求自己站起來,不能接受他人對自己的詆毀。以致做出對他人的攻擊、壓制。心中的os 可能是:『如果不是你,我們就不會失敗』、『要不是其他人,我們就會有很好的成果』、『你要為這件事負全責』、『你沒有資格說話』

薩提爾女士進一步說道,若分成三塊觀察:自我、他人、情境,指責的應對姿態忽略他人,只看見自我與情境。  若用身體樣態來呈現,挺胸站直、伸直手臂、食指指向某一人,為了要讓人害怕,一腳向前,並將另一隻手撐著腰往前衝,皺眉並繃緊臉部肌肉。

2.討好

當我們討好他人時,我們不顧自我價值的感受,而將權力交給他人,或者來者不拒。討好否認了我們的自尊,同時給予他人一則訊息:『我們不重要』。心中的os 可能是:『我要為你做每件事,如果你覺得我有價值,我才能存活。』『這都是我的錯』。以自我、他人、情境來做劃分,討好姿態的人,將自己忽略了,只看到他人與情境。

典型的身體姿態是,一腳跪地、一隻手向上伸出懇求,另一隻手緊緊壓在心口,向上看著對方。

3.超理智

忽略自己及對方,只注意情境。認為所謂的成熟、正確,就是不受動搖、目不斜視、授受不親、沒有七情六慾。心中的os 可能是:『一定要就事論事』、『一定要講求邏輯』。當我們是超理智時,我們從人群退縮,卻苦於孤單。別人對我們的看法是嚴格、堅持原則、沈悶或具有強迫性的。

身體姿態樣貌像是,僵硬不動的挺直站立、兩隻手臂緊緊側放或者交叉,雙腳緊緊合攏、堅持直視、面無表情。

4.打岔

不斷移動,分散他人注意力;他們一直改變想法,同時做無數動作。看起來很滑稽。在互動時,打岔的人對自己、對方和情境都不在意。

覺察自己的應對姿態

現在,邀請你如實觀察自己,在極大壓力狀態下你的主要應對姿態是什麼? 所謂的極大壓力狀態是指,已經有部分超出你能夠負荷的壓力,有點慌亂、無意識行為出現,這個時候你的姿態是什麼?

當我們能如實辨識出自己的壓力姿態、壓力模式,當之後再出現這個模式,我們就能更快、更有意識地知道我們現在狀況不好,可以讓自己暫緩一下、沈澱一下,避免再造成對自己、他人或情境的傷害,也避免自己過度進入內心小劇場多想。

在壓力下的應對姿態通常會以一種為主,同時可能再伴隨其他次要的應對姿態。

溫柔承接所有的應對姿態,感謝它們的陪伴

我們在生命中第一份想拼命保住的關係是自己與父母(主要照顧者),他們才能讓幼小無助的我們生存下來,我們需要他們照顧與喜愛。當童年的我們尚不知如何處理高壓,像是父母的情緒、打罵或者學校發生的挫折,我們便無意識選擇看起來對自己有利的生存姿態,像是狡辯、攻擊別人、求饒、隱藏、當作沒發生等。

不論我們現在帶在身上是什麼樣的應對姿態,它都陪伴我們在童年面對困難情境時,提供保護,讓我們覺得能生存下來。我們值得好好謝謝它,在看見它與接納它後,我們便有了新選擇,將自己帶往舒服、整合的自己。

同時,我們也需要意識到,我們的原生家庭、照顧我們的人,並沒有辜負我們或者背棄我們,我們需要認知到他們都是人,也都不是完美的,也都在學習如何成為父母的路上,當我們接納他們,我們便能更快將自己失衡的應對姿態平衡回來。

不同應對姿態的的力量與資源

四種應對姿態也反映出不同的優勢,指責的應對姿態,有領導才能、能量強、自我意識強、自我肯定高;討好則是擅於,關懷、滋養、柔情、同理心強、感受力豐富;超理智是擅於分析觀點、注意細節、邏輯、問題解決導向;打岔,有幽默、彈性、創造力。

某一種姿態發揮過度會造成失衡,使得當事人過於僵化,然而,若能平衡好便能舒服運用內在的力量與資源。

最後,走向內在一致性,活出舒服與完整的自己!

覺察自己的生存應對姿態出現,並嘗試活化暫時遺失的那一塊!

走向一致性的自己需要著重於過程,發現一點、整合一點,只要有意識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就可以了。過於要求自己調整成另一個樣態,只是進到另一種執著與僵化模式。

討好型的人可以將本來就有的關懷、同理等內在資源用在自我滋養,便能一致地關懷他人與自己;指責型的人能除了擅長肯定自己,也能將同樣的內在資源運用於肯定他人,便能達到一致;一個超理智的人,只要增加對自己和他人的認知,其聰明才智、邏輯觀點便能協助達到一致;對一位打岔型的人來說,當他看回自己、他人與情境後,便能運用自己的創造力、趣味、彈性去達成一致。

總體而言,當意識到自己的生存應對姿態出現,可以先暫緩自己,待自己準備好後可以向自己探問,我現在要如何平衡『自我』、『他人』、『情境』,以做出真正舒服的自己。

當我們有意識的走向一致,成為一個整合的人,我們可以毫無阻礙地說出自己所見、所聞、所思、所感,自由地活出自己。

延伸閱讀~ 陪伴你/妳持續發光

6-2. 看見自己內在冰山奧秘,重新創造有力量的自己!『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如何應對才是問題』~薩提爾

6-3. Satir model 的基礎假設與世界觀!

參考資料:Virginia Satir等人,《薩提爾的家族治療模式》,張老師文化,2017年12月33版。